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02|回复: 3

【奶牛】【三题作业】【剪刀、铅笔、皮鞋】但是字数超了

[复制链接]

3

主题

7

帖子

147

积分

私教班

Rank: 5Rank: 5

积分
147
发表于 2019-4-19 19:04: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一场注定被载入史册的战斗。
  来自九州大陆的修仙大能——生死尊者。
  来自魔界之地的战争狂神——血斧王。
  来自域外空间的神秘来客——天机神。
  三位代表着不同力量体系顶点的强者,因为命运的指引,汇聚在这个被称作奇迹之地的【我懒得想名字】大陆上。
  为了争夺最强者的称号,三人展开堵上一切的殊死战斗!
  场面一度非常的...非常...额...混乱?差不多吧。
  因为这三人的战斗过于激烈,甚至可以说是石破天惊、斗转星移,引发了无数灾难异象。导致大陆的原住民受到了战斗余波的影响。
  而统治这片大陆上百年之久的【我懒得想名字】帝国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会坐视不管,国王紧急宣召了勇者,组建了武装兵团,下令务必要将那三个魔头诛杀。
  于是三天后,生死尊者、血斧王、天机神被勇者的兵团包围在了一片不知名的荒原当中,进行着最后的决战。
  正因如此,场面才会非常的混乱...怎么说呢,又是御剑,又是魔法,又是诅咒,甚至还有高达入境....这些画风差了几个次元的奇妙玩意居然会斗作一团....这个战场是不是要素过多?
  总而言之,还是让我们跟随镜头看一看现场的情况——在各式各样的元素肆意冲击的战场上,被军队包裹着的那三人格外显眼。
  首先,是这个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白袍道士,他便是生死尊者。
  真名李泽人,男,表面年龄二十一岁,实际年龄三十七岁。
  处女座,喜欢的食物是面条,讨厌的食物是馒头。
  十分在意自己的形象,爱面子,小心眼,强迫症晚期,曾经因为被某个国家的皇室成员嘲笑他的服装品味,就在一怒之下毁灭了那个帝国。是个残暴无常,即修仙又修魔的危险人物。
  而此时此刻,本应该仙风道骨、仪表堂堂的生死尊者,身上那件最爱的长袍居然被人斩成了七零八碎,这是在刚刚与勇者的交锋中,被勇者一记旋风斩击中了身体,才落得如此狼狈模样。
  虽然这一招并没有对生死尊者造成了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能将十分注重自身形象的尊者大人逼到这副样子。看来,勇者的实力似乎与已然到达能与半步跨入仙人之境的生死尊者相抗衡的境界,甚至可能已经远远的超出生死尊者!
  额,看来并不是这样?
  “独孤轩辕!你丫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么?!要不是本尊和那两个混蛋战斗消耗了太多真气,就凭你也想伤到本尊的衣袍?你配吗?!你不配!我呸!”
  显然,生死尊者已经被气到七窍生烟,甚至开始了骂街。
  毕竟在他看来,那个自称什么鬼勇者的家伙根本就是弱者中的弱者,虫子中的虫子,残渣中的残渣,就是说他一句垃圾都算是在夸他了!搁平时他连看都懒得看对方一眼!
  然而这样的人居然敢趁着他消耗过度的这段时间,撕坏了他的衣服。
  独孤轩辕!我管你是姓独孤还是姓轩辕,居然敢弄坏这件本尊的最心爱的袍子!本尊今天誓要杀你!
  生死尊者在内心发誓,他的杀意是真真切切的,心念所致,言出法随,在生死尊者的诅咒下,战场上开始弥漫起淡淡的因果。
  仿佛在这一刻,战场上所有人的命运都被连接到了一起,那些若有若无的因果丝线被生死尊者握在手中肆意拨弄,被不断牵引向毁灭的边缘。
  都、给、本、尊、死——
  生死尊者脸上露出狰狞的邪笑,体内真气汇聚成一柄无形的剪刀,向着那数万根命运丝线汇聚而成的河流剪去。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血腥的飓风骤然刮起,那狂风竟如刀子一般锋利,飓风所过之处,卷起了无数碎石尘沙,而被飓风卷入其中的帝国士兵更是被瞬间切成了血沫,化作漫天血雨。
  那些从天而降的鲜血滴落在命运丝线上,居然将那些丝线溶解,最终使生死尊者操控的剪刀剪了个空。
   “哈哈,小白脸,你刚刚说和我们战斗消耗体力?哈哈哈,不见得吧,本大爷看你是在那群女妖精的身上日夜操劳,肾虚了,身子才用不上力吧?哈哈哈哈!”
  “陈汉!”
  一道爽朗的大笑响起,生死尊者瞬间怒目,恶狠狠的看向了声音的发源处,只见一位手持猩红双斧的壮汉正在人群中劈砍,壮汉狂笑着,将一个又一个帝国士兵劈成两半,而那些被壮汉杀死的人,身上的血液居然像是活了一样诡异的飘向空中,最终汇聚到那对形状狰狞的巨斧之上,而那些失去血液的人,不光失去了生命,就连灵魂也被巨斧吞噬,化为了壮汉的力量。
  司掌死亡、奴役鲜血、吞噬灵魂。
  这就是魔界之地的战争狂神,血斧王的力量。
 “哈哈,不够!还是不够啊!”血斧王在人群中撕杀着,狂笑着,终于杀的兴起,血斧王大笑一声冲向了生死尊者,猩红的血斧与生死尊者的因果之剪碰撞在一起。
  “哈哈哈,还是你这肾虚娘娘腔的血有吸引力啊。”血斧王的眼眸里溢满了嗜血的凶光,
  “呵呵!肾虚娘娘腔?那也总比你这个性无能好。都成了魔王还是单身,怎么?是担心你的那根小铅笔把妹子们吓晕过去么?”生死尊者嘴角勾起冷笑,不假思索的嘲讽了回去,同时身后展开了十二道虚空裂缝,其中飞出十二柄金光闪烁的飞剑,形成一个玄妙的剑阵将血斧王笼罩其中。
  “哈哈!小铅笔?等本大爷宰了你以后,就亲自去问问你们孤月庄的小美人们,到底谁才是铅笔!哈哈哈!”面对能洞穿阴阳五行的生死剑阵,血斧王笑,第二炳斧子也重重落下。
  霎时间,两股不同源的力量轰击在一起,在战场之中激起狂暴的音浪。
  犹如雷鸣,响彻荒原的每一处角落!
  关于血斧王的传说,没人知道他是从何而来。
  人们只知道,三年前,血斧王以人类之身闯入了魔界之地,手中提着这对猩红的噬魂双斧,在魔界掀起了一场场血雨腥风。
  他所经过的地方,毫无例外,皆是血流成河。而那些血液又尽数化为了血斧王的力量,强大他的实力。
  甚至连原本的魔界之王都无法在那双血斧下挣扎一招半式,仅仅是一个照面,血斧王便将原魔王斩下王座,在吸收了魔王的血液后,血斧王彻底成为了魔界之地的最强者,他在极短的时间内用铁血手段统一了魔界,成为了【名字我没想好】大陆历史上第一个以人类身份成为魔王的强者,让陈汉这个名字成为了整个魔界的噩梦。
  由此可知,此人正是残暴度和危险值都与生死尊者不相上下的人物,而一山难容二虎,这天底下也只需要一个最强,所以不难理解这二人为何会成为宿敌。
  尽管在更早的时候,血斧王与生死尊者曾经在同一所骑士学校上课,他们甚至是同一间宿舍的舍友,也曾有过称兄道弟的时光,
  昔日的故人成为了今日的死敌,也只能说是命运弄人吧,
  “两位,我们之间的恩怨还是先放一放。”
  就在生死尊者与血斧王之间的争斗越发激烈的时候,另一道身影从天空降了下来。
  金属的外骨骼机甲,直挺的西装,一丝不苟的皮鞋。闯入两人争斗的是一位青年男子,他的相貌十分秀气,黑色长发蓬松的绑成马尾,高挺的鼻梁上挂着一副金丝眼睛,镜片上闪动着各式各样的流光,仔细看去,那些细小的流光似乎是各种数字与公式的文字。
  这个执事打扮的青年阻止了两人的争斗,他淡淡的说道:“我刚刚计算过了,如果我们三人继续争斗下去,我们之中的两人会死于争斗,而获胜的第三人也会因为消耗过大最后被勇者打败,换句话说,这场战斗的结局将会成为鹬蚌相争。这样的结果我想两位也不能接受吧?所以眼下的情况还是需要我们三人一致对敌,等解决掉周围的杂鱼后,我们三个再拼个你死我活,如何?”
  军神,天机神。
  一个与生死尊者、血斧王,并成为三大恶的强者。
  来历不明、信息不明、行踪不明,有关他的一切都是空白。
  似乎,他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可他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却是一场灾难。
  尽管与喜怒无常的生死尊者、嗜血残暴的血斧王不同。天机神的性情淡漠,很少亲自参与到大陆的纷争当中。
  然而,他却会出现在处于战争状态的国家,留下几句只言片语,将敌人的战略目的、战术习惯、军队编制、正确而毫无保留的告诉执政者,并教导他如何将敌方士兵全灭,如何将敌国人民奴役的办法。
  而他所留下的那些方法,无一例外的,全部都成功了。
  曾经【名字没想】大陆的第一大国,拥有着数以万计魔法师,以及数百万精锐部队的【名字没想】帝国,仅仅是五年的时间,居然被一支人数不足五百的野蛮人部落全灭。
  数千年的古城陷落,数千万的无辜民众遭到屠杀。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天机神的指导,至于那个在旧国废墟上建立起新秩序的国家,他们的君王将天机神视为真神,甚至想要将王位禅让给对方。可是,天机神却早已离开,任凭那位君王如何寻找也找不到他的半点踪迹。
  而这便是天机神的可怕之处,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个会帮助的是什么人,而在他的帮助下,就算是曾经的大陆第一帝国,也会被微小的蛮夷部落攻陷,转瞬间生灵涂炭。
  大概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被生死尊者与血斧王认可,并报以敬畏之心吧?
  “去尼玛的!四眼宅,要么帮忙,要么滚!等本大爷把这死娘娘腔收拾掉了,自然就轮到你了。”血斧王的双斧不断与飞剑碰撞在一起,但双方却一直不分上下,这种不温不火的战斗让血斧王有些暴躁。
  “滚呐!谁不知道你这个阴沉死宅的肚子里全是坏水,上学那会儿本尊没少被你坑!等本尊宰了这个肌肉混蛋以后就轮到你了!还有以前写假情书骗本尊的事,欠本尊钱不还的事,借了本尊的牙膏直接用掉了三分之一的事情,本尊可都记得一清二楚!你就洗干净脖子等着吧!”而生死尊者那边的心情也不怎么样,他的飞剑攻势之猛甚至可以洞穿时空,可如今面对这个毫无美感的肌肉怪物却久攻不下,这使他莫名的烦躁,飞剑的攻势越来愈烈,根本没空管其他事情。
  好吧,这两个家伙都是绝对的唯我独尊的类型。想让他们去认同谁,去认可谁,倒不如去期待明天的太阳从西边升起。
   “......”
 天机神看着完全无视自己的两人,陷入了沉默。
 然而心高气傲的人又何止是生死尊者与血斧王?实际上,在他们三个人当中,自尊心最强的自然是这个知晓未来,将世界当作游乐场的天机神。
  “两位,我数三二一,我们一起释放最强杀招。”
  尽管血斧王与生死尊者冷哼一声拒绝了天机神的要求,天机神却没有理会那二人,他自顾自的在空中召唤出系统界面,十根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灵活跳动,不断地输入参数与指令。
  看到他这副样子,一旁正打的热火朝天的生死尊者与血斧王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
  双方对视一眼,心想难道这死宅没骗人?认真的?
  “四眼宅,虽然本尊也厌倦了那些苍蝇的骚扰,但你要我们三人一同释放最强杀招?你是认真的么?”生死尊者冷笑一声,“我们三人的力量不同源,若是三人一同释放最强杀招,别说是那些人了,就是这个世界本身的位面法则恐怕都要遭受重创吧?”
  “哈哈哈,这不是很有趣么?本大爷已经迫不及待了!先说好了,本大爷的最强杀招一用出手,别说是那些人了,就算你们两个都有可能尸骨无存。”血斧王挥动斧子,溢满杀气的眼眸紧盯着天机神,言语里有隐隐的威胁之意。
  “不想死的话,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天机神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便不再理会那两人。
  因为他相信,生死尊者与血斧王虽然自尊自大,可他们却是聪明人。
  他们一定能判断出自己所言究竟是真,还是假。
  否则,这两位也就不够格成为他的宿敌了。
  而事实也正如天机神所想。
  “哎,真拿你这个神棍没办法,好吧,本尊就信你这一回,毕竟若本尊最后的结局是被这群蚂蚁杀死——”迟疑了片刻,生死尊者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天机神的话,他收起飞剑,摸了摸戴在手指上的纳戒,身上泛起璀璨的星光,换上了一套全新的道袍。
  “哈哈哈,那本大爷还不如死在你们两个手中!”见生死尊者有联手的意思,血斧王也是哈哈一笑,手中巨斧高举过头,猩红的血气萦绕上他的身体。他也选择相信天机神的话,毕竟那家伙在预测方面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天机神对二人的态度转变没什么表示,直到目前,一切都还在他的计算当中,他继续全神贯注的在键盘上输入着指令。
  “EXUC象限修正——TO援护——主星轨道炮——坐标修正——”浮现在镜片光屏上的数字不断跳动,天机神的外骨骼装甲忽然变形,机甲内流淌的能源不断向他的身前汇聚。
  与此同时。
  “星罗棋布,道法三生,划归天地,回溯死生——”
  生死尊者的双眼忽然变成一黑一白,他的道袍无风自动,他的身躯更是逐渐化为星河万丈,远远看去,宛若仙人之姿。
  而令一边。
  “哈哈哈哈!战争!死亡!血!都给本大爷过来!”
  随着血斧王狂暴的嘶喊,战场上的帝国士兵们同时感到了压抑,他们体内的鲜血仿佛要破体而出,而一些意志不坚定的士兵居然选择了自刎!数百道鲜血如柱般涌向血斧王,猩红的血气浇灌在两对巨斧之上,提着这巨斧的血斧王残忍而欢喜的狂笑着,就如同灭世的魔王。
  最后。
  “坐标修正完成,充能98%,正在倒计时。”
  天机神在完成了坐标修正后,睁开了毫无感情的双眼。
  天际之外,卫星轨道炮打击已经就绪。
  “三。”
  天机神开始倒数。
  “不好!他们开始做困兽之斗了!”
  这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三人所散发的恐怖气息。
  帝国的士兵们陷入了慌张。
  纵然早就做好了必死的觉悟,可当他们真的面对死亡本身的时候,人类的本能还是使他们陷入了恐惧,战栗的发抖。
  “二。”
  倒数即将结束。
  “勇者大人!”
  有人开始求助勇者。
  求助那个帝国最强的存在。
  希望勇者能够拯救他们。
  “哎——”
  而勇者,叹息了一声。
  “一。”
  随着倒计时的完成,独孤轩辕在众人或祈求或期盼的目光中,深呼吸。握住了圣剑的剑柄。
  “两位,出手吧!”
  随着天机神一声令下。
  被成为三大恶的三人,用尽一切能量,共同释放了他们的最强杀招。
  “元熙之源神护体!”
  “血腥之铠甲防御!”
  “绝对之守护领域!”
  ...
  ...
  ...
  ...
  ...
  在不约而同的释放出了最强的防御技能以后,三名代表着不同力量体系的最强者看着互相的防御罩,面面相觑,沉默了几秒,又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大喊:
  “艹!本尊就知道你们想坑我!”
  “艹!老子就知道你们要耍诈!”
  “艹!我就知道你们不会听话!”
  好吧,这里可能要说明一下。
  生死尊者、血斧王、天机神三人。
  他们都以为另外的两人会释放出最强技能,因为担心自己在体力耗尽以后抵御不住能量碰撞产生的余波,便想着反正那个什劳子勇者一行人都是一群杂鱼,少自己一个人也不会有什么影响,而且自己使用防御来抵挡爆炸的余波,到时候其他两人伤痕累累,而自己则是完好无损,岂不是能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占据先机?
  于是乎,就出现了这样尴尬的一幕。
  “断天九式——”
  而勇者那里。
  独孤轩辕并不知道他的对手是怎样的情况。
  因为他根本就没必要知道。
  在决定使出断天剑的最后一招后。
  他便已经无法回头了。
  “师父,我终于不负您的期望学会了这一式。”
  “我拯救了世界,也最终超越了你。”
  “可是....”
  模糊的泪光中,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曼妙多姿的身影。
  那些回忆,那些爱恋,
  那声傻徒弟。
  一切的一切都随着刀光斩出,一切的一切都被刀光斩断。
  断天剑法的最后一式,便是将自己想要守护的一切与敌人一同斩断。
  可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断天九式——最终式,斩心。”
  勇者,在哭泣。
  象征着希望与毁灭的光从圣剑中涌出,与那些不断消失的记忆交织在一起。
  无言的,向那三人奔去。
  ....
  “说起来,我们一直在做什么啊?”说话的是血斧王,他看着勇者眼角的泪滴,无奈叹息。
  “呵呵,谁知道呢?为了争夺世界第一的称号,将这个世界搅的天翻地覆。”生死尊者也淡淡的摇头。
  “到头来,还一起败了。”天机神。
  时间仿佛又回到过去。
  三人又想起那个被他们联手打败,死在他们手中的女人。
  那天,那个女人也做出了这样的起手式。
  可最终,却没有斩下。
  因为她宁愿死亡,也不愿意舍弃那些记忆。
  是啊,他们败了。
  在被慌忙吞没的最后瞬间。
  三人不约而同的放弃了防御。
  一切的欲望仿佛全部消失。
  在这道连天地都能斩断的刀光面前,他们根本没有抵抗的必要。
  “如果有来生,本大爷要当个普通人,你们呢?”在消失以前,血斧王留下了这句话。
  “如果有来世,我也做个普通人吧。”天机神面无表情,也化作了灰烬。
  “如果有下辈子....”
  最后是生死尊者,他露出怅然若失的表情,然而——
  “哈哈哈,不好意思。本尊不用下辈子!因为本尊根本就不用死,哈哈,倒不如说这一切都在本尊的计划之中,哈哈哈哈!那两个傻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最后赢的人是本尊!哈哈哈——欸欸欸有点烫啊啊啊啊!!!”
  生死尊者忽然爆发出一连串意义不明的笑声,最终也惨叫着消逝在光芒中。
  ——不过,关于这三罪大恶极的家伙,他们的故事却远远没有结束。
  ——大概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4

帖子

148

积分

高级班

Rank: 4

积分
148
发表于 2019-4-21 15:39: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让写这个就是为了控字数来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7

帖子

147

积分

私教班

Rank: 5Rank: 5

积分
147
 楼主| 发表于 2019-4-21 22:56: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赤尾红陵 发表于 2019-4-21 15:39
老师让写这个就是为了控字数来着

于是我发现完全控制不住继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21

积分

私教班

Rank: 5Rank: 5

积分
21
发表于 2019-5-4 20:50:2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帖子很抱歉的说,你这写的太散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联系我们

电子邮箱: qxsclass@vip.qq.com

商务QQ: 1269109019(桔梗)  360338521(小花) 

工作时间: 周一到周日 09:30 - 23:00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小花的小说教室 ( 蜀ICP备18031577号 )

GMT+8, 2019-8-17 21:45 , Processed in 0.07792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